香港又现争议考题:问考生是否同意侵华日军观点

香港又现争议考题:问考生是否同意侵华日军观点
(观察者网讯)上星期,香港中学文凭考试(相当于“高考”)前史科呈现美化、曲解日本侵华前史的标题,震动香港教育界。但是时隔不久,我国前史科再出争议性标题。香港文汇报22日报导,在香港“高考”我国前史科试题中,一个必答题列出日本侵略者的一张传单,传单上一群表情振奋的日军手持兵器庆祝成功。图片下面,有标题问及考生是否赞同日军宣传品观念。有资深前史教师以为,在谈及民族伤痛、血腥前史事件时,不该怜惜或讴歌侵略者。教育界批判,现时考评系统宣扬“泛客观、泛相等”的视点,令拟题流于技能层面。 我国前史科试题,图自文汇报 从图片可知,在这份中史科试题的必答题中,一份材料引证抗日战争时期的两张宣传品:一张为中方印制的海报,展现数个拳头挥向倒在地上的日军,写着“众志成城誓灭倭寇”;另一张为日军的传单,触及日本在1937至1938年进攻徐州,描绘侵华日军手持兵器,大笑高呼庆祝,写有“徐州沦亡”及“华北华中的日军彻底连络”。在材料下方,考题要求考生别离剖析两张宣传品“所描绘的日军形象有何不同”,最后分题则问考生是否赞同日军喝彩宣传品的观念。 香港黄楚标中学校长许振隆剖析两张宣传品:一边为国仇家恨,一边为“侵略者好振奋”。他以为,该标题引导学生站在其时日军的视点考虑,令学生含糊其作为我国人的立足点,“莫非要考生剖分出侵华日军的‘健康形象’?”他指出,特别关于最后分题具有显着倾向性,考生或会为得到高分流于技能上昧心作答“赞同”,为日军侵华辩解,难以契合课程大纲培育国民身份。教评会主席、国史教育中心校长何汉权说,该试题命题不抱负,不该该用日本入城、徐州沦亡作为史料,尽管该试题有供给正反材料,不似早前前史科涉事试题般有肯定的引导性。但他着重,命题者应建根据现实命题,谈及民族伤痛、血腥的前史事件时,不该怜惜或讴歌侵略者。对此,香港考评局则回应称,标题旨在评核考生对抗日战争的了解,考生须征引我国军队于1938年3、4月于台儿庄曾消灭日军过万、国军为保存实力,自徐州撤出,以及徐州会战有助华北与华中的日军连系等史实作答,然后评价观念是否可信。但许振隆以为此为考评局摆脱之词,反诘为何要赞同徐州的战略地位,“即认同日军侵华行为?”关于上述争议,中史科考生林同学表明,试卷整体而言难度适中,自己的答案也贴中了必答题考点。不过他坦言,早前前史科问及1945年前中日关系的标题或违背试题规矩,材料没有按规矩给予正反论据,疏忽了最重要的后半段日军侵华相关材料。林同学所指为上星期香港“高考”中呈现的曲解前史的考题。5月14日,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前史卷呈现了情绪曲解、倾向性极强的一套试题:是否赞同“1900至1945年间,日本为我国带来的利多于弊”的说法。香港教育局18日对此做出回应,发长文指出:在香港的课程中,中学教育阶段别离设有初中及高中的我国前史科和前史科课程,让学生从探究曩昔人类文明的进程,知道国家和国际的前史,然后培育对国家认同、国际视界,并树立正面的价值观和情绪。在研习前史的过程中,学生当然要学习运用前史材料、从不同视点考虑问题,但从前史罗致经验,以史为鉴是前史教育有别于其他科目的要点,自有其对错对错的价值判别维度。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